2018年01月17日星期三

weather

1月15日

星期一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6日

星期二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7日

星期三

最高29℃

最低23℃

Original 2017-12-29 黄会麟 侨家大院

马岛的雨来去匆匆。傍晚还是晴朗的,可夜幕一降临,大雨就来袭。这样的雨对我们这些刚来马岛不久的中国老师们增添了更多思乡愁绪。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一天对我们塔马塔华侨学校的老师来说,可不算是一件什么好事。总共七个老师就有三个老师出现症状:王老师已经咳嗽了好几天;杨老师今天呕吐、腹泻好几次;何老师发高烧到39度8,又呕吐又腹泻。我们所有中国老师都拿出从国内带来的药给她们,吃了也没用。大家非常担心的是染上鼠疫(当时马岛的鼠疫疫情还没结束)。

马岛塔马塔夫街景

马岛农村人家
我们只有求助陈健江会长,约定20:30来学校接我们去医院。时间一秒秒过去!宿舍外面的海浪呼啸着冲击海岸;大雨倾盆而下,拍打在走廊的铁皮上的声音非常巨响。而屋内的杨老师、何老师捂着肚子蜷缩在凳子上,一脸痛苦,脸色铁青。我们看了也干着急,对这里完全不熟悉,连医院也找不到,又大风大雨的,也没用车。所以,从大家焦急的脸上可以读出:做事雷厉风行的陈会长怎么还不来呢? ……22:39!听到学校大门外有汽车的声音。没等我们开门,“嘭”的一声,大门打开了。只见全身雨水的陈会长焦急地冲进来,一个劲儿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怎么样?怎么样?摸摸两位生病老师的额头,还是发烧! “快,上车!到医院!”打伞。开车门。扶病老师上车。启动汽车。一气呵成!我在副驾驶位看着,车疾驰在大雨滂沱中,这里的路确实不太平,坑坑洼洼,颠簸得厉害,但这也是与时间赛跑啊!陈会长稳健地驾驶着汽车,一口气说了好几个“不好意思”,然后解释为什么迟来的原因:刚好一位80多岁的老华侨去世了,他正料理着老华侨的后事,联系老华侨在马岛和加拿大的亲属,还要带上医生护士去老华侨的儿子(60多岁,有心脏病)家告诉这事,怕他接受不了,出现心脏问题。送完了那些医生护士回医院后,马不停蹄地赶来学校。而此时,陈会长夫人还在医院帮忙着。办事周到的陈会长想得多么细呀!二十来分钟,陈会长驱车直入医院大院里面。车一停,陈会长又是忙前忙后的。由于太晚了,医院没有医生,陈会长马上联系他的医生朋友尽快赶来,接着挂号、陪同看医生(我们都不懂马达加斯加语和法语)、验血、等结果。


一个小时过去了,医生说:不是鼠疫也不是疟疾,是普通的肠胃炎。然后开了药单。大家松了一口气!

然后,陈会长驾车带我们去药房取药(马岛的医院和药房是分开经营的)。

十来分钟后,车停在路边,陈会长一边拿着药单往一个只有十厘米左右的小窗口塞,一边交谈着什么。

此时,何老师又呕吐。陈会长忙着递水、拿纸巾。在这昏黄的路灯下,我仔细地看着陈会长:满头湿发有些凌乱,鬓边的白发似乎更多了些,一脸倦容,双眼布满血丝,显然是很久没休息,操劳过度了。

陈会长送我们回到学校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

老师到学生家里家访

广东支教老师黄会麟在上幼儿班课

老师到学生家里家访

广东支教老师黄会麟在上幼儿班课

广东支教老师黄会麟在上高中班课

学生家里

此文為@僑家大院原創,洵南日報獲授權轉載。

©

2012 - 2018KNTS Suriname dagbla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