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7日星期三

weather

1月15日

星期一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6日

星期二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7日

星期三

最高29℃

最低23℃

文/靈珊

初見父親的時候,母親是個十八歲的荳蔻少女,粗衣布鞋,眉目清秀,如一朵美麗的山茶花。父親清瘦挺拔,眉眼裡盡顯睿智的光芒。兩個青澀的年輕人,就那樣羞澀一瞥,卻彷如前生的記憶,就那樣把彼此藏進了心裡。
那個年代,住的是簡陋土房,吃的是紅薯米飯,三餐清湯掛水,兩件布丁衣。卻過出了神仙伴侶的生活:父親把母親捧在手心裡愛著,寵著。而母親,是那樣崇拜著,滿心依戀著,認為自己嫁了一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聰明,善良,從容於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美好,在他們的愛情上體現出極致,羨煞旁人!

人世間是不是太美好的愛情,總是遭遇上蒼的嫉妒?在我六歲的那一年,父親匆匆和我們永別,竟沒有留下只言片語。那種天崩地裂的絕望,讓母親幾近崩潰。身之猶在,魂已隨去。
看看身邊四個未成年的孩子,媽媽咬牙站了起來,白天發瘋做事,晚上淚到天明。支撐母親活下去的信念,除了孩子,還有和父親那一段永遠無法割捨的過去:痛到極致,愛到極致,想到極致。
為了生活,為了養跟在身後等著吃的四個孩子,母親去擔煤裝車,去和男人一樣做苦力。父母平常在村里人緣很好,父親去世後,每到農忙季節,我們家的田裡總有很多主動來幫媽媽幹活的鄉親。大家除了心生憐憫,更是從心底敬重這個苦難又堅強的女子。直到現在,我們離家多年,母親依然和村里的好鄉親有來往,永遠記得那份雪中送炭的恩情。

母親雖然沒有讀過書,但她有做人的信條,日子過的再艱難,她也不輕易向人開口借錢,保留自己的骨氣。在那樣吃飯都難的歲月,拼了命把我們養大,供我們讀書,竟然沒有欠別人一分錢,現在想來仍是個奇蹟
!現在想想,我的骨子里和母親是相似的,相似的認真,相似的執著,相似的骨氣。

昨日猶是荳蔻女,今日已是發如霜。時光彷若跳過片頭的電視劇,一瞬間定格成現在。今年,母親已經七十歲了。父親離去幾十年,母親儲存的記憶裡,總是那些清晰的過往,父親是永遠的主角。

近日,為父親作詩一首,為【懷念父親】,母親咪著眼睛慢慢讀,早已是淚不自禁,哽咽不能成聲。那份關於昨天的記憶,又慢慢地瀰漫……

     作者簡介

     靈珊,原名李靈芝,70後,家庭主婦,湖南婁底市漣源人,愛寫作,曾有詩詞,散文等發表於《江門文藝》《佛山文藝》,現常見於《黃河風文苑》《中國詩人檔案》。

©

2012 - 2018KNTS Suriname dagbla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