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7日星期三

weather

1月15日

星期一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6日

星期二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7日

星期三

最高29℃

最低23℃

文/高洋斌

8月27日,對別人而言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個日子。對於我來說,卻極富紀念意義。就在這一天,我第一次走進武功作協的大門,正式踏上文學創作這條沒有盡頭的長征路。現在回想起來,內心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依稀記得兩年前,我還在黑龍江國有農場孤身一人辛苦打拼的時候,無意間從百度貼吧的一篇文章裡獲悉了武功作協掛牌運營的喜訊。這偶然得到的信息讓我瞬間戰鬥值爆表,激動的夜不能寐。猶如黑暗的夜空中閃現出一束耀眼的光芒,給我指明了文學創作的方向,恰似失散多年的地下黨終於找到了組織,只待實現共同的信仰。

為了與武功作協盡快取得聯繫,我查遍了相關的聯繫方式。幾經周折,終於聯繫到了武功作協的狄光榮老師,經其引薦,我在離家將近3000多公里的牡丹江大地遙寄相關入會申請資料,並獲得武功作協的同意,光榮成為其中的一員。在此之後,我陸續在國內外多家雜誌、報紙及各大網絡平台發現了武功作協各位老師的創作精品。我循著這條線索順藤摸瓜,陸續與武功作協的王建峰老師、馮紅梅老師、李收頓老師、馬衛濤老師取得了聯繫,卻也總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加上自己長年奔波,始終沒有機會與各位老師促膝長談,遺憾連連。

及至2017年8月27日之前,我幾次想去武功作協拜望一下各位老師,卻總是無法成行,實屬無奈。好在2017年,我回陝西發展,任職某大學教師,時間也寬泛了起來,有鑑於此,我特地於8月27日回家,去了一趟武功作協,終於彌補了自己心中長久的遺憾。因是公休日,我不得不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撥打了武功作協主席杜曉輝老師的手機。不料,杜主席在手機那頭爽快的告知了武功作協的具體地址,並告知我他稍後就到。雖然,我離武功作協的具體位置只有幾分鐘的路程,但我仍欣然打車而往,這種急切想一睹組織真容的心情,不是走在文學創作道路上的人,很難去理解。更何況,作為一名90後,讓一位文學前輩杜老去等,總覺不妥。

初見杜主席,一股學者風範的氣息迎面而來。我自認也見識過不少文學前輩,他(她)們都有一個通性,那就是一身的文學氣質由內及外而發,遠非一般大街上隨聲吆喝的人可比。在武功作協的辦公室裡,當我接過杜主席親手遞上的《有邰文苑》,一共四本,心情再也無法平靜下來,這是我2017年自開春以來收到的最貴重的禮物。這四本書很快就出現在我的朋友圈,收穫了無數的點贊。也許,有人會說,這是一種炫耀。但我深信,真正了解文學創作的人,會體會到一個文學青年對文學前輩饋贈知識的感恩,這是一種簡單的存謝、感恩、繼承,僅此而已。

在傾聽杜主席給我文學創作的指導意見時,武功作協的高鵬老師也欣然而來。高鵬老師生性灑脫,有夫子氣息,這在其創作的古體詩歌中隨處可見。直到此時,我才進一步了解到武功作協是一個藏龍臥虎的地方,有不少老師都身居陝西各大刊物的主編、編輯一職。我深知自己猶如一棵小草,長在了蔥蔥鬱鬱的森林之中,只需默默地汲取養分,相信定能有所收穫。

在與杜主席、高鵬老師的談話中,我感觸良多:作為一個青年文學愛好者,必須放平姿態,穩紮穩打,用持之以恆的動力創作出高質量的作品,文學作品不在多,而在精。當一個人的文學作品使讀者聽之如梵音、品之如甘泉、視之如聖經,也就是其文學創作鳳凰涅槃的時刻。

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火車緊趕快催的鳴笛聲提醒我上路。在與杜主席和高鵬老師話別之後,我走出武功作協的辦公室,抬頭望著遠方,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我又一次加入了熙熙攘攘的苦行軍人群中,但這一次,我的心很淨,淨的只剩下文字。那耳邊紛擾的雜音,於車窗外,化作逝去的風塵,迎接新生的青月。

作者簡介:高洋斌,陝西武功人,《無憂詩刊》發起人,編輯,大學教師。
地址:陝西省咸陽市秦都區釣台街道西咸新區灃西新城大學城永平路1號陝西服裝工程學院東門
聯繫方式:18292970527 郵編:712200

©

2012 - 2018KNTS Suriname dagbla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