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0日星期二

他是電影《保持通話》中那個態度惡劣、只顧自己嘮叨的電話推銷員;他是《越光寶盒》中那個躥上跳下仍然能不帶“吃螺絲”說急口令的無名侍衛,說起王祖藍這個名字,你也許還不太對得上號,但要說起這些令他打開內地市場的客串表演小段子,你一定會啞然失笑,恍然大悟道:“原來就是他!”

 
昨日,在湖南衛視即將推出的新綜藝節目《百變大咖秀》的錄製現場,頭戴黑白格棒球帽,一身黑衣黑褲的王祖藍忙中偷閒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

問:這次為《百變大咖秀》擔任嘉賓,是不是意味著今後將進軍內地?
答:我很想到內地來發展,但是在TVB那邊還有很多電影、電視劇,很難有時間到內地。這一次參加《百變大咖秀》很不容易,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商量,主要是檔期的問題,記得在這裡收工的第一天,與我在香港那邊電視劇開工的時間竟然是一樣的。

問:很多人說你可能是內地第二個歐弟,你怎麼看?
答:他(歐弟)很man,我是看起來瘦瘦小小,很像小孩子那樣。歐弟很厲害,我的普通話不如他的好。我來之前,在香港已經兩天沒有睡覺,其實我可以睡,但是我就跟掃地的工人、開車的司機說:“你跟我講話”,就是苦練普通話,模仿“普通人”,希望能向內地的觀眾表示誠意。像今天的主持何炅和謝娜,我覺得他們有時候是瘋的(笑),特別是謝娜。不是說某一個主持非常厲害,是他們都有自己的搭檔,在滑出去的時候有人把你拉回來。

問:會不會擔心節目尺度的問題?
答:哪個地方都有尺度的問題。比如我做脫口秀節目,尺度要大過在TVB,在內地的尺度也有所不同。我最喜歡挑戰,在有限制的範圍內,把自己的東西表演出來。我知道我要來湖南衛視,所以之前都看過《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學習研究內地觀眾喜歡什麼。我大概也想好要表演什麼,但今天過來當盟主和領隊,主要是觀摩學習,有機會也會即興表演。

問:會為了迎合內地觀眾口味而減弱表演中的港式風味嗎?
答:我非常喜歡內地的工作人員。香港那邊什麼都很快,走路、吃飯都很快,我們做《荃加福祿壽》半個小時要搶9個妝,可能你在電視上看不到破綻,但是時間真的很緊。內地有做節目,有更長的時間化妝,會更加逼真,你會感覺“怎麼造型那麼像”。這兩種模式都有好處,希望能將這兩種模式的長處混合起來。兩地文化差別,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尊重,學習彼此的文化。在《天聲一隊》中,我和汪涵交流的時候,他們都很意外我會京劇,其實我真的有專門去學習京劇,什麼都學一點。

問:表演、作詞、編劇、主持你都會,你是不是一個很敏感、很容易感到不安的人?
答:什麼東西好玩,我都會去玩,最大的樂趣就是睡覺,睡夠了,有精力,就會對每一件事情都有興趣,很有能量。每一次有新工作都會緊張,像我之前錄《天聲一隊》的時候,還沒有在內地做過節目,就特別緊張,會質疑自己說得對不對。自己做編劇也是,需要觀眾笑,要找到那個點,還要自己演,就會覺得壓力很大。

問:為內地觀眾準備表演,做了哪些準備?
答:我看了一些內地的視頻,相聲、小品、脫口秀,熟悉的人有郭德綱、周立波、趙本山、小瀋陽,什麼都有。我個人喜歡的,有盧海鵬、廖偉雄,從小看到大的,所以也會在《百變大咖秀》後面的節目中向他們致敬。其實模仿一個人,就是抓一個重點,學不了所有東西,有些人可能是眼睛特別大,有的人是下巴,有的人是神態,抓一個重點就可以了。

問:有沒有想過擁有一檔完全屬於自己的綜藝節目?
答:我從小喜歡搞怪,模仿不同的明星。但是要明白自己的強項在哪裡,要和別人有所區別,不會去撞別人最強的東西。現在還處於自己的耕耘期,35—45歲是黃金期,45歲以上才是收穫期。要看清自己,了解自己,每一天都是在學習。

問:對自己的生活最近幾年有沒有打算?
答:現在就是和家人、女朋友在一起的時間不夠。我弟弟最近剛生了一個baby,我晚上兩三點錄完節目回來,剛好遇到他們在餵奶,覺得非常感動。我就想,我弟弟的孩子,我就已經非常感動了,要是我自己的,不知道會感動成什麼樣?我應該是個很好的爸爸,不會去要求他很多事情,不要給孩子壓力,讓他做喜歡的事。

KNTS Suriname daily online 蘇利南廣義堂洵南電子日報

©

2012 - 2018KNTS Suriname dagbla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