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6日星期二

weather

1月15日

星期一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6日

星期二

最高28℃

最低23℃

weather

1月17日

星期三

最高29℃

最低23℃

《廣義堂百周年紀念特刊》文章

華僑抵埠后,日月流逝,年歲漸增,離家時還是青壯年華,轉眼已是暮年,而當時廣義堂尚未建立養老院,因而無依無靠、無人照顧的老僑,只好到蘇里南政府所辦的養老院同西人老年人一起生活,度過晚年。由於生活習慣不同、語言隔閡等原因,他們感到諸多不便、不習慣和不愉快,但也無可奈何。

約在 1910年,廣義堂職員張有維、毛亞生、陳登洪、黃連興、張奕能等有見及此,即發起在廣義堂附設養老院,收容無人贍養之老僑,使之可以在廣義堂養老院安度 晚年。但廣義堂當時經濟拮据,只得因陋就簡,在廣義堂後院建有一間約100平方公尺的平房,作為養老院。開始時,住院的老僑約有10人,其經濟開支依靠埠上熱心僑胞的捐助來維持。因為當時廣義堂的經濟長期存在困難,故養老院院房雖年久失修,陳舊破爛,早擬修葺,亦未能如願。

直至1961年丘 鴻先生任堂長時,財政張盤和先生提議擴建養老院,及加建廣義堂主樓的三樓,使之具有8個房間,以便鄰埠僑胞來往住宿。此項建議在職員常會上獲得一致支持, 迅速通過,并立即組成養老院擴建籌備委員會,籌備擴建事宜,委派丘鴻、曾必雍、張盤和、洪振勛、李紹綱、陳俊英等先生沿門向熱心僑胞以及西人大商行募捐。在廣大僑胞的熱烈支持下,短短數周內,就捐得30,000余盾,成績斐然。

1966年元月職員常會鑒於住養老院的老僑人數增加,床位不敷應用,議決即行鳩工庀材,將養老院的平房擴建成兩層樓房,同時議決成立養老院管理委員會,設養老院主席及財政,以便加強管理。經過群策群力,1966年10 月10日養老院兩層樓房已告落成。此一時期,院房擴展,管理加強,設備和衛生等狀況改善,因而住院老僑曾增至28人。

進住廣義堂養老院的手續並不繁瑣,只要是年老的、無依無靠的廣義堂堂員本人提出申請,經職員常會討論同意便可進住養老院。

爲了解決養老院的經費,廣義堂曾採取過不少辦法,這些辦法主要是:1.代理火水油。從五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中期,前後約20年時間,廣義堂代理德士古水油 (煤油),將所得盈利全部撥給養老院使用,直至帕拉馬里博市郊家庭都普遍使用煤氣(石油氣),水油銷路不廣,利潤極微時,才取消代理。2.捐款。捐款分為沿門募捐、平日樂捐和節日捐獻等。沿門募捐係指爲了解決養老院某一較為重大的經濟問題(如擴建院房),廣義堂發動僑胞樂捐,并派員親自上門募捐。平日樂捐是指熱心慈善事業的僑胞平日自願捐給養老院的款項。平日樂捐又分兩種:一種是直接捐給養老院老僑本人的,這種捐獻立即分派至老僑個人手收,另一種是捐給養老院的,全數撥給養老院作日常開支,節日樂捐係指逢年過節許多善長仁翁樂捐衣物、食品或款項給住院老僑。如曾官金先生在聖誕、元旦節日贈送給住院老人每人禮物一份,內有拖鞋、日用品等。又如劉宏宗麵包房送給住院老僑每人麵包食品一包。基督教崇真堂每逢聖誕節日也備禮物到養老院慰問老僑。3.請集月會。如1965年至1967年的三年間,廣義堂曾採用過請集慈善月會的辦法,將所得的會首金撥給養老院作經費。4.其他辦法。除上述辦法外,廣義堂在1964年 春還採用過推銷慈善獎券,1966年11月在緣梳戲院放映電影為養老院籌款等辦法,以充實養老院之經費。蘇里南政府社會局慈善機構也曾於1978年期間每月撥款數百盾給廣義堂養老院。

有了上述經濟來源,住養老院的老僑每人每月既能得到廣義堂供給伙食費,住宿較寬敞的樓房,有時廣義堂派發給每人若干衣物(如1975年第八次職員常會決定,派發每位住院老僑內衣褲三套,外衣褲一套),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又能得到善長仁翁的樂捐作個人的化用,喜慶節日,熱心僑胞往往饋贈酒席,這就使住養老院僑胞能安度晚年。

©

2012 - 2018KNTS Suriname dagbla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